杨炼小传

Yanglian's photo杨炼,1955年出生于瑞士,成长于北京。十一岁起经历文化大革命。七十 年代后期开始写诗。1978年成为著名文学杂志《今天》主要作者之一。1983年,以长诗《诺日朗》轰动大陆诗坛,其后,作品被介绍到海外,并受邀到欧洲各国朗 诵。1987年,被中国读者推选为“十大诗人”之一,同年在北京与芒克、多多、唐晓渡等创立“幸存者”诗人俱乐部,并编辑首期《幸存者》杂志。1988 年,应澳大利亚文学艺术委员会邀请,前往澳洲访问一年,其后,开始了他的世界性写作生涯。

杨炼虽离散于中国,但从未离散于中文。旅居世界各地二十余年来,他足迹遍及欧、美、澳洲各个角落,始终坚持中文创作。他的原则是:以生存方式的简约,换取精神宇宙的不断丰富。杨炼的作品以诗和散文为主,兼及文学与艺术批 评。其诗集十种、散文集二种、与众多文章已被译成二十余种外文,在各国出版。他不停参加世界文学、艺术及学术活动,被称为当代中国文学最有代表性的声音之 一。杨炼已连续数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并于二零零八年在第七十四届和二零一一年在第七十七届国际笔会大会上两次以最高票当选为国际笔会理事。这是自五十年代林语堂担任国际笔会副主席以来,中文作家获得的国际笔会最高职务。

1999年,杨炼获得意大利Flaiano国际诗歌奖;同年他的诗集《大海停止之处》,获英国诗歌书籍协会推荐英译诗集奖。2012年,杨炼获得由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任评审团主席的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Nonino International Literature Prize 2012)。2013年,杨炼一他的《同心圆》三部曲(含《YI》、《同心圆》、《叙事诗》)获得中国首届“天铎”长诗奖。2014年,杨炼获得意大利著名的卡普里国际诗歌奖(The International Capri Prize 2014)。

部分杨炼获得的学术、艺术奖金有:德国柏林Wissenschaftskolleg(柏林“超前研究”中心)、柏林DAAD艺术项目、德国“幽居堡”艺术中心、法国M.E.E.T.中心,美国Yaddo、英国Cove Park等,及美国Amherst学院、Bard学院、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访问作家,台北市驻市作家等一系列驻会、驻校作家等。杨炼并曾担任德国"Lettre-- Ulysess"世界报道文学艺术奖、德国威玛(Weimar)国际论文竞赛、“德国之声”国际广播文学竞赛等评委,以及斯洛文尼亚“Vilenica文 学节水晶奖”评审团主席,“Free the Word国际笔会文学节”顾问、“台北国际诗歌节”海外顾问及“柏林国际文学节”顾问等。近年来,他策划、主持了一系列中、外文之间的诗歌交流项目,如首届中英之间旨在深度交流的“黄山诗歌节”,中国、斯洛文尼亚诗歌之间的“方言写作”项目等,获得了国际诗歌界一致好评。自2005年起,杨炼成为以伦敦为基地的私人国际文学艺术演讲系列《唯一的母语》的艺术总监,举行“水手之家”国际诗歌节等一系列文学、艺术项目。2011年起,杨炼应邀成为在扬州举行的每年一届国际诗人瘦西湖虹桥修禊项目主要策展人之一。同年参与创建中国复旦大学文学翻译中心,以深化中外作家间的思想——艺术对话。2012年,杨炼应邀成为北京文艺网艺术总监,并创建“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该奖当年获八万首诗投稿,并与世界最大的国际诗歌节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联合举办“鹿特丹——北京文艺网国际同步诗歌节”,点击率逾三千万。2013年,杨炼获邀担任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和河北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及扬州大学荣誉教授。同年,杨炼应邀成为挪威文学暨表达自由学院(The Norwegian Academy for Literature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院士。

杨炼的创作,专注于开创中文古典传统和当代写作间的创造性联系,强调对人生思考之“深”与创作形式之“新”间的必要性。他以在中国用五年时间创作的长诗《YI》(标题为一个自造的汉字,由“人”贯穿“日”组成。读音“YI”),及在海外完成的长诗《大海停止之处》、《同心圆》等为其代表作。《YI》 全书以《易经》为结构,组合起诗和散文的多重探索,承继源于屈原的文学和思想传统。《大海停止之处》以特定的组诗结构,把人生的外在漂流转为一场内心之旅。《同心圆》更通过精美的形式设计,以“取消时间”直指人性不变之处境。 杨炼最新完成的长诗为2004年动笔、用四年多时间完成的自传性长诗《叙事诗》,该作品与前两部长诗构成了一个诗学上的正、反、和,出版后被评论为“当代汉语写作的新标高”。他的最新诗作为短诗集《饕餮之问》,和杨炼译诗集《仲夏灯之夜塔》。杨炼最新主编之作为:2008——2012年,他和英国诗人William N Herbert共同主编的全新的英译当代中文诗选《玉梯》(英国Bloodaxe Books出版社,2012年)和中英诗人互译诗选《大海的第三岸》(英国Shearsman Books出版社,2013年;中国华东师大出版社,2013年)。

文学创作与活动之外,杨炼也活跃在国际艺术领域。1998年,他作为首位当代中国艺术家,应邀参加德国著名的“卡塞尔文献展”,并在“一百位客人、一百天”项目中,做了极为成功的题为《眺望自己出海》的图像展示兼演讲。此外,他的艺术履历中,还包括两次应邀作为诗人参加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诗歌项目;一次作为艺术批评家参加韩国光州艺术双年展国际研讨会;在纽约PC1与台湾著名行为艺术家谢德庆联合举行诗歌艺术展示;在伦敦ICA(当代艺术中心)举行个人诗歌/艺术展示;在伦敦大英博物馆参与策划《墨乐》大型中英艺术项目;在柏林世界文化宫作为策展人,策划《1989,世界历史》(中国部分),以及撰写大量关于中国思想——艺术主题的文章等等。2012年,他与英国最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皇家苏格兰学院(Royal Scottish Academy)和创刊于1893年的世界著名艺术杂志《国际工作室》(Studio International)合作,2013年在著名的爱丁堡艺术节上,策划了“Moving Beyond”(逾越)当代中国艺术展,全面推出建立在真正思想深度和艺术个性上的当代中国艺术。他还将自2014年起,与柏林著名当代艺术机构“Freises博物馆”合作,策划、建构一个长期中德思想、艺术深度交流艺术项目。

自1997年起,杨炼定居伦敦。现在,他住在伦敦和和柏林两地,继续文学创作。

 

杨炼评论摘抄

2012年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获得者杨炼的诗意创作,构成当代中国思想的高标之一。奠基于他的千古文化之根,他重新阐释它,朝向当代张力再次发明和敞开它。他的诗句触及了关于我们存在的所有最重要提问,并提醒我们“诗歌是我们唯一的母语”。他在一种并非仅仅疏离于自己土地的漂泊中,把生存和写作的景观推到极致。一个全方位流亡和有深刻距离感的诗人,远远超越出我们的时空。

 —— 2012年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授奖辞。 诺尼诺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威 • 斯 • 奈保尔(V S Naipaul)

 

在当代中国诗人之间,杨炼以表现“中央帝国”众多历史时期间生存的痛苦著称。这清晰体现在他的英译诗选《面具与鳄鱼》等作品中。……一个世界文学的老问题,由中国文学提供了最新版本:怎样靠独立的而非群体的灵感,继续把新异的经验带入自己的创作?……我推荐杨炼请你们关注。

——美国:艾伦 金斯堡

 

《大海停止之处》是最具冲击力的诗作之一。它虽薄薄一册,杨炼却是多年来我所读到的最令人震惊的诗人之一。他使西方现代的与古老中国的、几乎是巫师式的感知相融合,同时激动你和惊吓你——像麦克迪尔米德遇见了里尔克,还有一把出鞘的武士刀!

——英国:《苏格兰人报》(W H 赫伯特)

 

(杨炼)继续以他的作品建造着中国传统与西方现代主义之间的桥梁。他令人震惊的想像力,结合以简捷文字捕获意像和情绪的才华,显示出杨炼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每首诗迸射出急迫的能量,触目地超出了阴郁压抑的题材,辉煌展示于译文中……这不是一部仅仅应被推荐的作品——它是必读的。

——英国:《爱丁堡书评》

 

杨炼的主题是当代的,并不遵循古典诗歌的严格规范,但他的作品展示了一种对过去的伟大自觉,以及对怎样与之关连的心领神会。这在那未曾被鼓励学习古典诗歌的一代中是不同凡响的。将此呈现出来的是阅读他诗行时感到的丰富音质、他使用深奥典故的爱好、和他极力张扬的精神上的自由。

——英国:《当代世界作家词典》(D 戴文)

 

……伟大的孤独、黑暗的洞察力和灵视的显现,接近了一种神秘主义……清楚的两点是:杨炼锻造了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被表现和造形上无疑的辉煌震颤着的材料;另外,他谆谆告诫了他的同代人——没有诗人经得起仅仅重复他自己。

——美国:《粉碎的世界 当代中国文学及其读者》
(S 高遁,J 闵福德)

 

(杨炼的)诗意更像一个末日祭司,肆无忌惮地跨越于中国原始文化和西方世界两侧。他不像他的欧洲同行那样安静的冷嘲——这成了他的优势——他去吓退到处盯视着他的危险的“面具与鳄鱼”。

——德国:《时代》

 

杨炼把诗意的语言扩张到了语言学的极限。

——奥尔比斯国际文学季刊(134号)

 

《同心圆》,繁富而令人震惊的巴洛克式杰作。

——英国:《苏格兰人报,年度好书》(W. N. 赫伯特)

 

YI》是……技巧与内容的立体结合,语言的多元性使古调、现代腔、外来语、俚俗之词俱发挥了恰切的功能。这种可森林可群栖可交响乐的结构,如与当前籍自然风物咏怀之作相较,则后者便成了小花小草。如与时下流行的嘲嘘俏弄的章句对比,相形之下,后者便成了插科打诨。壮哉《YI》之出版问世,厥为诗史上的一件大事呀!

——台湾:《现代诗》(郑愁予)

 

读杨炼这些作品,必须一句一句读,每一句都是完整的思维;必须一段一段读,每一段都是死里求生之後的刹那宁静。

——台湾:《中国时报》( 林耀德 )

 

杨炼更独特的是他锤炼死亡的方式。他往往徘徊在奥古斯丁式的冥想和波德莱尔式的骇人意像之间,然后随着自己的流浪步调用第二人称经营“情节”,此所以《鬼话》有其叙述的整体性。冥想可以跨越时空。骇人意像则可以耳提面命——为自己,也为世人。……经过死亡洗礼,生命确实会变得更坚韧,一如经过虚构重写或改写,真实也会变得更真实。《鬼话》由个人写到历史,由散文写成小说,又把“诡话”倒转成真理,可见杨炼才情确非泛泛,可以归入当今大陆一流想像高手之林。

——台湾:《中时晚报》(李爽学)

 

《叙事诗》再次展现了杨炼无与伦比的结构——创造力。在这首处理个人命运和大历史纠结的长诗中,音乐统摄着现实、镜像、梦境和哲思,令人信服地凝聚成一个既层次分明、又自由穿越的有机整体。。。最终建构了思想深度和形式精美的极致。我毫不怀疑这首诗将成为当代汉语写作的新标高。

——《叙事诗》评介(唐晓渡)